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邻家有寡-方姐【完】(作者:不详)

邻家有寡-方姐【完】(作者:不详)

咚!咚!!「的敲门声音像催命符一样,但是我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怎么可能去开门呢,我于是加快了套弄阴茎的速度,大脑里意淫的对象一时不知道选谁好了,算了,就选隔壁的方姐好了。

  在脑海中我与方姐激烈的做爱,我的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乳房,阴茎进出于她滋润的阴道中,她的手则轻轻的玩弄着我的睾丸。

  「呼~~~」随着高潮的到来,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还有一部分落在了我手上,我来不及拿东西擦了,随便就把手上的精液在裤子上抹了两下,然后去开门。

  「啊,方姐。」门开了,隔壁的方姐就站在我的门口,望着我,一头齐耳的短发看上去同她的脸形非常相配,两片嘴唇虽然有点厚,不过看上去很性感,鼓鼓的胸部好象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一样。

  「我,我找你有点事情。」她红着脸说。

  「有什么事,您尽管说,我尽力。」我的眼睛盯着她的胸脯说。

  「我,我这里好难受,帮我嘬一下好吗?」她忽然解开了衣服,一双丰满的乳房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定是上天看我天天自己用手解决,所以派个性感成熟的美女给我。

  「小吴,谢谢你的熨斗。」一声话语打断了我的性幻想,刚才的一切都是在我的大脑中出现的,方姐是来送熨斗的。

  「这么快就用完了。」我说。

  「是啊,家里衣服不多,我先回去了,有空来玩。」她说着打开了自己的家的门,就在关门的瞬间,我看见了她的笑容。

  我回到自己家里躺在了沙发上,心跳异常的迅速。

  方姐是我的邻居,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工作,三年前买了这所房子一个人住。我以前在医院工作过,后来辞职了自己做生意。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我和方姐既是邻居还是对门,因为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她和她丈夫很关照我,把我当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

  方姐本来不姓方,是她丈夫姓方,但是她的丈夫已经去世了,所以方姐改姓方以表示她不愿意再嫁。方姐年纪不是很大,今年三十刚出头,没有孩子。

  方姐的丈夫是一名保安,负责我们这个小区的安全工作,但是一次不小心被人杀死了。实际上是他倒霉而已,那天小区里发现一个通缉犯,另一个保安让他盯住通缉犯,结果他在跟踪的时候被通缉犯发现了,通缉犯扭头就跑,他看自己被发现了,担心自己会被通缉犯伤害于是他也转身就跑,不幸的是对面来了一辆车,他就稀里糊涂的被撞死了。

  不过后来政府还是颁发了见义勇为好市民将给方姐。

  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这三年里方姐一个人生活,工作,平时有空的时候去婆婆家,然后给丈夫正在读大学的妹妹送点钱过去,也挺不容易。三年里也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可是她死活不同意,我有一次开玩笑同她说给他介绍老公,她差点和我翻脸。

  我对她还是有点幻想的,方姐那微黑的皮肤已及身上特殊的味道都可以让我心动不已,我也曾经想过去追她,但是担心被她拒绝了我连她弟弟都做不成了。

  她也是和我保持距离,虽然还把我当弟弟看,但是不如以前那么亲热了,担心外人的闲话。

  我把熨斗放到衣柜上,然后从冰箱拿出了点吃的东西随便吃了一点,吃完后我打开了电脑上网,准备下载几部电影先让自己过一下眼瘾,可是大脑里总是想着方姐的事情,夏天到了,我几乎天天都是欲火焚身,看样子只能暂时发泄一下了。

  以前我也曾经叫鸡来自己家里过夜,但是没有什么感觉,说实在的那些鸡长的不差,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没有兴趣。

  我设置好下载任务后,人坐到了床上,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低头一看果然在床下有两个不是很大的瓶子,我拿出左面的那个,里面是哥罗芳,是一种麻醉剂,小剂量可以让人昏迷,多了的话可以要别人的命。这是我偶然得到的宝贝,我曾经在医院工作,一次在药房清理过期药品的时候发现了这东西,这东西在密闭的情况下保质期很长。

  看着这东西,我的脑海里出现了方姐的裸体,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我摆布,极度膨胀的欲望让我有点迷失本性了,也许这就是我真正的面目。我又把哥罗芳放在一边,然后去洗手间里拿了一条毛巾,说干就干,准备行动了。

  我又拿出了那小瓶,倒了一点里面的液体在毛巾上,然后把毛巾攥在手里。

  现在是下午一点半,楼上的人大多在睡午觉,所以楼道里很安静,我走到了方姐家门前,敲了敲门。

  我忽然想起了那句话,人有三大缺德的事情最好不要去作:「踢寡妇门,刨绝户坟,打怀孕的人」,我是不是很缺德,不过我不是踢,我是在用手敲而已。

  「就来。」里面传出了方姐的声音。

  我想她可能在睡午觉,现在在换衣服。

  门开了,方姐穿着睡衣,披着一件外套站在门口,「小吴,有事情吗?」

  「我刚闻到有煤气的味道,你看一下是不是你家的煤气出问题了。」我撒谎说。

  「哦?我去看看。」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我猛的将滴有麻醉剂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嘴,她先是一惊,没有反抗人就倒在我的手上。

  「我靠,太快了吧。」我立刻扶着她走进了她的家里,然后我关上了门。

  当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心里异常的激动,想了很长时间的女人今天终于到手了,我兴奋的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好了。

  我颤抖着扯下了她的衣服,微黑的皮肤出现在我眼前,她居然没有带乳罩,一双比我想象中要小一点的乳房出现在我眼前,乳房上两个深红色的乳头,以及褐色的乳晕,让我情不自禁,我立刻脱光了衣服。

  我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她的一条腿搭在了地上,双腿之间是茂盛的阴毛,我扒在她的双腿之间,兴奋的翻开阴毛,手指在她发黑的阴唇上轻轻的抚摩。她阴部的黑同她的皮肤的黑是一样的,这点我没有想到,我以前看过妓女的阴部,她们的阴户是带有一点灰色或者不均匀的黑,像她阴户这样全是微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兴奋的伸出舌头在她的阴户上舔了起来,眼前这赤裸的羔羊完全是是属于我的了。我舔着她的阴道口,舌头在阴道内轻轻的搅动,方姐的舌头轻轻的抖了一下,这大概是自然反应吧,我也没有多想,手伸到她的胸上,用力的揉搓着两个丰满的乳房。

  胯下硬起来的阴茎摩擦着她的腿,我一只手抓住她的腿,然后从她的大腿跟一直亲吻到她的脚趾,虽然她的脚上有一点味道,不过这更刺激了我的神经。

  我用龟头在她的脚背上摩擦,龟头上产生了一股热热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夹紧了肛门。

  我放下她的腿,继续在她的阴户上玩弄着,我翻开她阴蒂的包皮,然后用舌头来回的拨弄着它,天气很热,再加上我心情激动,所以很快我的身上就出了一层汗。

  方姐的眼睛紧闭着,两片性感的嘴唇合在一起,让人看了就想亲,我吮吸完她的阴道口,一路亲吻着她的皮肤,来到了乳头上。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内轻轻搅动着,刚才还有点干涩的阴道现在已经湿淋淋的了,我拉出手指放在嘴里尝了一下,有点咸,仔细尝了尝还有点酸味。

  越看她的嘴唇就越有欲望,我压在她身上,然后亲吻着她闭在一起的嘴唇,我好想吮吸她的舌头,但是没有办法。我只好双手用力的打开她的嘴,然后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品尝一下她的味道。

  我玩弄了一会她的舌头后便专心的吮吸着她的嘴唇,她的双乳被我捏得变了形。

  保持一个姿势很长时间,有点累,所以我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听着她的心跳。怎么她的心跳得这么快,该不是要醒了吧,想到这我猛的站了起来,走到她头部的位置,没办法,我要加紧动作了。

  我稍微蹲下身体,然后用龟头在她的双唇之间摩擦着,感觉真是舒服,尤其当我的龟头边缘被她双唇交汇处摩擦的时候,更是让我舒服得忘记了自己姓什么了。

  忽然她张开嘴,然后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同时双手抬起抱住我的身体,她一边吮吸着我的龟头一边慢慢的坐了起来,最后她完全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我则完全的站在地上。

  「这~~方姐~~我~~」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到了这一步只有听天由命了。方姐还是微微的闭着眼睛,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阴茎,从鼻孔呼出的热气吹着我的阴毛。

  方姐的口里好温暖,我把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的但是快速的在她的口中抽动着,她的手在我的身上乱摸,最后来到我的睾丸上,轻轻的玩弄着,手指抠着上面的褶皱。

  「波」的一声,方姐吐出了我的阴茎,然后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的舌头在我的胸上舔着,我的两个乳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凉丝丝的。

  最后她的嘴唇来到我口中,我用力的抱着她,嘴唇拼命的吮吸着她的舌头,终于我尝到了她舌头的味道。

  一番热吻后,方姐松开了嘴唇,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我嘴角上的口水。

  「方姐~~」我轻声的招呼着。她没有反应而是把我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她分开双腿站在那里,我的头正好对准她的阴户,我毫不犹豫的再次亲吻着她的阴道,舌头在里面用力的搅动着。

  「嗯~~嗯~~~」方姐满意的呻吟声从喉咙里发出,她按住我的头,「再用力~~用力些~~求~~求你了~~~」

  听到了方姐的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还是照她的意思去做了,不止是她的阴道,连她的菊花我也用舌头清理了一遍。

  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了,方姐姐分开自己的阴道口,一手抓住我的阴茎将龟头顶在上面,然后腰一沉,温暖的阴道立刻将我的阴茎吞没。

  还没有等我动作,方姐已经抱着我的头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我含住她的左乳乳头,右手玩弄着她的菊花门。她的阴道门户很松,我很容易就插了进去,但是当我越往里插的时候就越感到刺激,里面好象有千万重的肉壁要阻拦我前进的道路一样,终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阴茎完全的没入她的阴道中。

  我双手抱着她的腰,开始用力的抽动起来,紧紧的阴道壁好象狼吃羊一样,死死的夹住我的龟头,我抽动一次就会有四面八方的压力作用在阴茎上,这么爽的感觉是我前所未有的。

  我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汗水早已将我们的身体打湿,我摸着她湿湿滑滑的身体,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咬了一下,证明我不是在做梦,这真的是真的,我越想越兴奋,下体抽插的速度就越快。

  「啊~~~~啊~~~小吴~~~~快~~快~~~~」她接近疯狂般的叫着,房间里充满了我们生殖器上的味道,呼吸起来都是那么的刺激。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作了将近半小时了,我的阴茎上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快感,快感还伴随着痒痒的感觉,为了让快感统一,我加大了抽动的力度以及速度,我的变化也带动了方姐的变化。

  「啊~~我~~我~我不行了~~~」才说到这,她的阴道开始蠕动起来,我的阴茎也被卷入其中随着她阴道内分泌出更多的液体,我也将我的精液射了进去。

  我们停止动作,紧紧的抱在一起感受着刚才的高潮。

  高潮过后我变得清醒了不少,才想起来自己做过些什么,但是不知道方姐是怎么想的,看她刚才兴奋的程度以及主动的样子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过了几分钟,我们身体的温度慢慢的降了下来,趴在我肩膀上的方姐抬起了头在我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方姐~~我~~~」我打算解释一下。

  「吴弟,你真强~~我爱死你了~~」她说。

  我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了,于是我慢慢的拉出阴茎,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她的液体流到了地上。

  我把她抱了起来,然后我们一起躺在了床上。

  「方姐,你怎么~~~」

  「我怎么没有晕倒是吧。」她替我说了出来。

  「是啊,我那块毛巾上有麻醉剂的。」我说。

  「什么麻醉剂,那是酒精吧,我只闻到了一股酒味。」她说。

  我这才想起来是自己拿错了,我床底下确实有一瓶酒精,那是以前用酒精炉煮蛋吃剩下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晕啊。」我的手摸着她滑滑的阴唇问。

  「我是想看看你要做什么。」她的手抓住我的阴茎轻轻的拨弄着说,「其实我一直等你这样做。」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其实我丈夫没死之前我就一直很喜欢你,但是那时候你只把我当姐姐看,当我丈夫出事后,我的确伤心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你在我身边照顾我,就更让我喜欢你了,但是你胆子真小,我等你等了两年多,你今天才敢。」她捏着我的睾丸说。

  「我真是蠢啊。」我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早知道这样我早就行动了。

  「不要紧,现在也不晚,最起码你让我有了两年来的第一次真正高潮。」她把头靠在我胸上说。

  「难道你没有想过再和别的男人吗?」我问。

  「我只想找你~~」她说着又吻上了我的嘴唇,舌头在我的口中搅动着,过来一会我们才分开,「每天只要一想到你我就只能~~~~」

  「只能什么?」我问。

  「讨厌,只能~~只能自己搞了。」她说。

  「好,从今天开始,你不用了,我最爱的方姐。」我说着压在了她的身上。

  「讨厌,你还来啊。」她说。

  「我来给你填补你这么长时间的空白吧。」说着我把阴茎猛的插进了她余温尚存的阴道中。

  (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