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人间往事】(3)

【人间往事】(3)

作者:Poro_Ero 字数:6200 :viewthread.php?tid=9083338&page=1#pid95003034

第366夜

阿曼湾上空12000米

风,就这样一直吹着。扬天明的滑翔翼就像是汹涌洪水中的一片树叶,被肆 意的裹挟着、带向远方。扬天明不知道到了哪儿,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一天没吃 东西,早上不仅被那个女子吃了个精光,还消耗了大量体力使用了高维武器。

脱水。

扬天明开始眼冒金星,后脑勺的血脉挑动的更加厉害,压迫着视神经。四周 和身下时而漆黑一片,时而冒出各种色彩,又逐渐逝去。大概只有抬头才能看到 星光吧。风,扑哧扑哧的吹着,扬天明在天空中快速的移动。

糟糕,眼中的金星开始不消失了,莫非到了严重缺水的状态。非但没有消失, 视野中的亮点开始逐步扩大。一朵巨大的云团飘过,遮住了部分亮点。

那不是眼花,是下面的城市!

终于有救了。白天的核弹攻击引发的电磁冲击,触发了各国的电子对抗装置。

而身下这片城市亮起的灯,说明电磁环境重新转良。扬天明打开自己的手表, 启动了极寒原子时钟和太赫兹发射器。太赫兹电磁波的微弱信号,经过纳米真空 管的放大,将极寒原子钟上的绝对时间信号,以每秒30万千米的速度,从13 个方向传递到2万公里高的MetaGPS卫星定位群。信息迅速传回美国中央 司令部,经过30亿行代码的运算和判断,2秒钟后,一架X- 51空间飞机从 吉尔吉斯斯坦马纳斯空军基地起飞。

扬天明却撑不了那么久了。滑翔翼的高度不断下降,已经开始进入对流层。

扬天明的方向感开始混乱,天旋地转。空气变得不再稀薄,却又潮湿的难受。

「轰——」一个炸雷。扬天明的滑翔翼感到一阵颤动。特制服装和周围的粒 子摩擦起了静电,泛着一点又一点微弱的蓝光。扬天明快要窒息了,再也控制不 住滑翔翼的平衡,突然解体,被巨大的湍流抛洒在空中。扬天明半仰着,旋转式 的下落。他终于可以看到天空,剧烈的螺旋,让他已经分不清那些紫色、红色的 轨迹,是闪电还是星星了。他多么希望可以是晴朗夜空中的星星,就像自己小时 候在后院,躺在竹床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扬天明心中没有一丝恐惧,他的人生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再无遗憾。他建立了 大千世界太多的模型,也知道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未来是生是死,绝非因果, 只关缘。

「噗」。扬天明被一双手,或者说一个身体从背后接住。那双手从扬天明的 腋下,抱住扬天明强健的胸肌,制止了他的自由落体。「是天使吗?」扬天明心 中暗暗猜着。扬天明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温馨,隔着双方的衣服,都可以感受到 那对韧性、柔软的乳房。特别是那对乳头,羞涩的顶着自己的背骨。几缕发丝从 颈后飘到脸庞,迷乱的搔弄着扬天明的脸。几近窒息的、潮湿厚重的空气中,传 来一阵淡淡的体香。

扬天明突然被推了一把,540度转了一圈,看到自己和一位白衣少女之间, 亘穿了一道蓝色的闪电。好险!闪电过后,泛着静电蓝光的白衣少女再次靠近扬 天明,再度把他抱住。这次是从正面。石墨烯的纳米绳索开始收缩,拉扯着白衣 少女和扬天明往上,开始拉向平流层。

扬天明的脑袋歪在少女的胸中。扬天明用残存的一丝气,对着少女的胸吹着: 「神仙姐姐,你终于来了,我好渴,好渴。」扬天明晃动着脑袋,蹭开泛着蓝光 的白色外衣,隐约看到如雪脂般滑腻的皮肤上,有几颗豆大的水珠。不知道是这 里的雨水,还是少女的香汗。扬天明一口嘬了上去。扬天明从少女的胸口一直吸 吮到拥有完美曲线的乳房,含住那颗粉嫩的乳头,不顾一切的猛吸起来。此时的 扬天明因为缺氧,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完全是靠本能在求生,或者说,在求爱。

扬天明的手也开始不规矩的乱动起来,一把搂住少女的小腰,隔着毛茸茸的 外衣,抚摸着少女的香背。尽管周遭的风声特别嘈杂,但整个世界、整颗躁动不 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安静了,仿佛只剩下嗷嗷待哺的扬天明,安详的依偎在那个 清纯少女的怀中。甘爽的乳汁从粉嫩的乳头中被吮吸出来,进入扬天明的口中, 滑入体内。

耳边的风声渐远。纳米绳索将二人拉出对流层,并一路拉进X- 51空间飞 机中。进到飞机后,抱着扬天明的手顿时反过来一把把扬天明推倒,接着又是一 耳光。打的扬天明如梦初醒。扬天明坐在机舱里,看到少女大惊失色,慌忙的喊 道:「姐姐大人……大姐头……噢不,庄玲瑾……SherryChuang, 我」。借助刚才少女的乳汁,扬天明的大脑恢复了一丝功能,靠着这仅存的理智, 扬天明想到了更加淫荡的事情。

「Sherry,我真的快不行了,我好饿,好渴。」扬天明装作、其实本 身就是奄奄一息的样子。「雪莉,我要」。扬天明的大脑绝大部分仍处于缺氧状 态。庄玲瑾扑倒扬天明,撑着地板,俯视着他,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个小弟弟, 果真快不行了,难道真的要?庄玲瑾的长发垂在扬天明憔悴的脸上。扬天明从模 糊的视野中,依旧辨认出庄玲瑾那精致的五官,和不食人间烟火般无暇的皮肤, 白皙胜雪。庄玲瑾,「组织」的守护者中,排号第一的人物。

扬天明微微抬起头,又靠近了庄玲瑾半寸,那清柔的体香更入骨了三分。扬 天明颤颤的张开嘴,想要再接近庄玲瑾敞开的胸口。说时迟,那时快,庄玲瑾一 把拿来一剂吗啡,一针扎到扬天明的手臂上。扬天明抽动了两下,两眼一翻,便 倒下了。扬天明笑痴痴的斜睨着,嘴角流着口水,发出听不清楚的声音。

庄玲瑾回到驾驶室,将无人驾驶系统的速度调到最大3000公里每小时, 急速飞回基地。

吉尔吉斯斯坦

马纳斯空军基地,午夜

一帮在机场等候已久的医疗人员,看到了平稳降落的U。S。A。X- 51, 急忙将扬天明送进了急救室。

一小时后,扬天明两眼湿润的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正巧遇到庄玲瑾赶来。

「不是吧,大姐头,要不要我休息一下啊。」扬天明醒着鼻涕,抱怨道。

「这是对你无礼的惩罚。下次你再这样,我直接把你扔下去」。庄玲瑾词正 颜厉的训斥。

「你不敢。」扬天明在心中暗暗说道。当初庄玲瑾第一次邀请扬天明加入 「组织」的时候,扬天明就已经对庄玲瑾有所轻薄,谁知道她是不是那种刀子嘴 豆腐心,口嫌体正直的女人呢。想到这里,扬天明不仅偷笑起来。

「庄姐,你可要知道,我这一生见过10万3000个女子,建立了200 01个模型,只有唯一的一个两万零一号,只有唯一一个original(素 体)。你不是她们俩,我可不会对你动心的哦。」扬天明一本正经的解释到。

「跟我过来,俄罗斯来了位客人。」庄玲瑾似乎要掩住快要羞红的脸,转过 她那娇小的身躯,平日锻炼出的完美身材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表露无遗。

扬天明连忙跟上,喊道:「你让他们给我打那么多兴奋剂,我肯定表现不好 的。」

没有办法。这就是「组织」的工作。

来者,是俄罗斯的国家安全顾问。对方抱怨道,「现在西线的代理人战争吃 紧,俄罗斯的预算快打完了,国内各路山贼草寇蠢蠢欲动,人心不稳。但是天朝 政府又掐着天然气价格不放,大有趁火打劫的意思。我们政府层面已经僵持到解 决不了了,只能靠上头谈了。明天沙皇彼得大帝就要去江都和弥勒佛见面,希望 您能想办法通融一下」。

「通融当然可以。但是你们要连夜把东欧的比特币矿工协会炸掉。他们的矿 机分布在西乌克兰的16个地下掩体中。这种踩死很多蚂蚁的行动,『组织』并 不方便插手。你们要清理的爽快,明天彼得大帝在江都和弥勒佛谈的就很愉快。

记得在晚宴之前,让彼得去找燃灯古佛。」

会谈很快结束了。扬天明看了一下各大网站的新闻,各国对比特币的围剿正 进行的如火如荼,比特币的漏洞也开始被披露出来,各方资金开始寻找更安全更 可靠的电子货币。扬天明会心一笑,在专业圈子中,更安全、更匿名的暗黑币 (Darkcoin)正悄然传开,等待在世界媒体上的正式亮相。

这一环自然少不了比特币的垮台和某些国家的动荡。而当前的代理人战争不 能停,关键点就是燃灯。扬天明通过马纳斯空军基地申请到了最高级军事热线, 在量子通讯的绝对保密房间中,连通了江都灵台燃灯古佛的全息渠道。

「我佛慈悲,明日若是彼得大帝到江都向弥勒求金,还请通融。」扬天明双 手合十,不敢正视。

「哈哈哈哈。」燃灯古佛虽然年迈,但厚重的声音透出独特的力道。「我佛 法无边,普识周天之物,遍历周天之事,勿用尔等多言。我认得你们的『组织』, 也知道那个彼得的来意。我与那彼得早年便相识,前些年彼得受了梵蒂冈教皇的 加冕,弄了一个第三罗马帝国皇帝的名头,成了彼得大帝。而我江都灵台贵地, 也欣欣向荣,寸土寸金,三分天下有其一,哪里有通融他的道理。」

「恕晚辈妄言,那千里金土、万里银田,不过是普天信众顶礼膜拜之物,只 可远观,不能把玩。我等与魔界将奉上100亿枚暗黑币(Darkcoin), 直接交给在珠江岛上的大鹏菩萨。等到彼得皇帝得手,东欧波澜再起,此币升值, 将给菩萨和佛祖带来无量荣华,收尽人间香火。」

「扬子曦。」燃灯古佛呼出了扬天明的字,令扬天明不由胆寒。

「你可知这三界之内,六道之中,有几类生灵?」燃灯古佛排场大,话锋一 转,开始卖关子。

「晚辈愚钝,但知信佛者,和不信佛者。」扬天明故意讨好燃灯。

燃灯抬头向上方看,一字一顿的念到,「有信佛者,有信魔者,此二者皆为 少数。不信佛不信魔者,亦为少数。多数人既信佛,又信魔,看似无信,其实皆 信。而有一类人,跳出这四类之外,非信佛,非信魔,亦非不信佛魔,亦非皆信 佛魔,无相、人相、佛相、魔相,在此人身上皆成虚妄,坐时比佛更善,起处比 魔更恶,有成佛成魔的潜质」。

扬天明吓出一身冷汗,连忙低头答道「还请佛祖明示」。

言罢,燃灯古佛金辉渐隐,遁空而逝。

出了通讯室,庄玲瑾问到:「谈的怎么样。」

「事情谈成了。不过多了一桩事情。」扬天明有点魂不守舍,甚至有些激动。

「怎么了」。庄玲瑾一脸疑惑。

然而对于午夜恍惚的扬天明来说,这一脸疑惑简直就是一脸无辜欠操的样子。

扬天明痴痴的回答:「我被佛界盯上了,他们要挖我过去。此行要速去江都, 我要试试灵台的水有多深。」一种新鲜感、新奇感、期待感用上心头,拨动了扬 天明心中的那根弦。扬天明的大脑飞快的转动,不仅想好了明天的事情,更想到 了今晚的事情。

庄玲瑾一本正经的嘱咐到:「你去江都,不要搞出大动静。目前佛界我们没 必要惹他们。」

扬天明的眼睛直勾勾的顶着庄玲瑾,慢慢抬起手。庄玲瑾看着正要接近自己 的手,想要反制时,扬天明低声喊了一声:「Sherry」让庄玲瑾的视线又 转移到扬天明的嘴上。扬天明抓住机会,在庄玲瑾的耳边打了一个响指:「时间 结界- Start!」

在固有空间中,扬天明正以近似光速的速度移动,使得扬天明的时间过得异 常之缓慢,而外界看来,仅仅是过了一瞬间的事情。

扬天明把庄玲瑾拖进通讯室,一口含住庄玲瑾的樱桃香唇,吮吸着甘甜的口 水。扬天明的舌头和庄玲瑾的嫩舌纠缠在一起,疯狂的缠绕。同时,扬天明扒开 庄玲瑾的外衣,对着庄玲瑾好到妙不可言的乳房和玉臂一顿乱抓。接着扬天明蹲 下身,慢慢脱掉庄玲瑾的紧身裤,露出了蕾丝的红色内裤。隔着鲜艳的内裤,扬 天明用舌头挑逗着庄玲瑾的花蕾,让庄玲瑾全身上下开始起了反应。

扬天明把庄玲瑾靠在墙上,让庄玲瑾的两条雪白大腿夹住自己的腰,而扬天 明则一把搂住庄玲瑾的腰。此时的庄玲瑾已经面色红润,樱口微张,乳晕泛粉。

扬天明掏出自己的丁日,猛地一下洞穿庄玲瑾的处女膜,对着紧紧的阴道内 壁疯狂的抽插,迅速捧出了浓稠、滚烫的精液。这些都是靠庄玲瑾的乳汁,迅速 滋生出的精液,现在还给了庄玲瑾。

都说处女的第一次不会爽。扬天明放慢了速度,让自己的时间和外界时间逐 步重合。扬天明要和庄玲瑾来一次高潮。

「额……」的一声淫荡的叫声,叫的扬天明心里发酥发爽。而由于通讯室的 绝对隔音,通讯室外面的基地工作人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扬天明将庄玲瑾翻过身靠在墙上。庄玲瑾已经无力的一手搭在额前,靠着墙 娇喘,一边把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上。扬天明把偌大的丁日插到庄玲瑾的两腿 中间,不用进到更里面,就被庄玲瑾两腿的细腻嫩肉夹到欲仙欲死。在滑腻的皮 肤上,混杂着扬天明的精液和庄玲瑾的处女血,以及不断从阴道流出的淫水。

「弟弟好棒,好痛啊。我要,我还要」。庄玲瑾发出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呼 唤着扬天明。不知道是呼唤着这个21岁的弟弟,还是弟弟的大弟弟。

由于庄玲瑾的阴道之前被操到受了伤,为了以后能细细品味,今晚就让她好 好愈合。但是她的后庭就是另一回事了。扬天明抬起庄玲瑾的紧致翘臀,将丁日 放在股沟上,贴着锦缎内裤上下摩擦。不一会儿,扬天明的丁日又变得巨大。扬 天明一把撕烂庄玲瑾的内裤,用龙冠顶住庄玲瑾的后庭小口,费力的一点点的深 入,感受到了庄玲瑾体内的那一股潮热。庄玲瑾的后庭内壁仿佛有着吸力,在接 收到初来乍到的客人后,开始不停的蠕动,将硕大的龙根纳入后庭。

「啊……啊……继续啊……弟弟好棒……我最喜欢弟弟了。」庄玲瑾平日锻 炼出的紧致翘臀开始不停的摇动,鼓励扬天明进一步深入。扬天明甩了甩额头上 的汗,一把吻住庄玲瑾的香肩:「我最喜欢姐姐了……姐姐好美……好美……我 好想要姐姐」。说完,扬天明腰部猛然发力,用力向前一挺,把庄玲瑾顶到扶在 墙上,丁日完全插进了庄玲瑾的后庭,撑开了小小的内道。

「啊啊!啊……好爽啊……好大啊……坏弟弟……姐姐快受不了了」。庄玲 瑾扶着自己的腰,继续勾引着扬天明。扬天明压着庄玲瑾的腰,开始对着庄玲瑾 的后庭发动连续攻势。一波,一波又一波,操的庄玲瑾叫苦连天。「弟弟好腻害 啊……姐姐快受不了……快丢了……你就都给姐姐吧」扬天明也快进入状态,手 开始不知所措的乱摸,从腰抚摸到庄玲瑾的小腹,抓着庄玲瑾的腰腹,不停的抽 插。「姐姐亲我……快亲我啊」。

庄玲瑾的腰被压着,直不起来。只能用更上面的身体向后靠,转过脸来,用 舌头勾住扬天明。长发批香肩,已经让扬天明把持不住了,少女回眸一笑的吐舌 舔唇,让扬天明不可自拔,贪吃的吻上庄玲瑾。两人情迷意乱的抽动着,只有两 人的喘息声,只有少女清柔的体香,只有少女甘甜的口水,只有少女紧致的后臀。

扬天明的龙根在少女的后庭疯狂的捣动着,直闯花心一点,烫的庄玲瑾从扶 在墙上跌落到趴在地上,对着扬天明求饶「弟弟,我要丢了,我受不了」。扬天 明也只是虚张声势,面对如此尤物的唯美酮体,自己早已按捺不住,喊着「姐姐 好美啊,我最喜欢姐姐了,姐姐全部都给我吧」

「啊————」

「啊————」

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汹涌的淫水从庄玲瑾狭窄的阴道不断喷涌而出,炽热 的精液不断咆哮着闯入庄玲瑾的内腹。两人头脑一片空白,仿佛了至真至美的境 界,享受着似乎无穷无尽的快感。

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仿佛在狭窄黑暗的房间里找到了安全感。

在高潮过后,扬天明很快恢复了理智。如果让庄玲瑾醒过来,非杀掉自己不 可。扬天明的丁日吓的缩了三寸。连忙把庄玲瑾放到一边,自己提起裤子出门, 冲到保健室拿了一瓶安眠药物和兴奋药物,急急忙忙跑向机场。

庄玲瑾逐渐苏醒,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忽然意识到,刚刚不久还在和扬天 明讲话。庄玲瑾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连忙整理好衣服,捡起撕碎 的内裤,擦拭地上的淫水和精液,包裹在自己的外衣中,打开门就冲回自己的房 间,一边打开智能手表,对属下询问扬天明在哪儿,一边处理自己的「赃物」, 扔进垃圾袋,打成包裹,丢进了基地的垃圾箱。

俄罗斯人早就留给了扬天明一台上合组织的J- 35,去东方办事。有了上 合组织的番号,扬天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驾驶着它从大西北进入天朝。

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空,一个衣冠不整的少年正熟睡。

猜你喜欢